头条文学网""
用户
头条文学网
现有文章:22361篇  
首页人生哲理 人生感悟
文章内容页

与女儿谈如何过完这一生(一)【作家子音】

  • 作者:哈哈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2-02-17 10:00:57
  • 被阅读0
  •   [题记:谨以此文献给我的女儿,一位成长中的女性。在我的认知里,成长过程或彷徨,或焦虑,或疼痛,或期待。我希望她能享受这个过程,真切地体验到痛并快乐着。我的女儿,我要向世界声明,我对你没有爱。因为父爱是山,它是坚硬的,它是沉重的。我担心它成为你人生的羁绊,因而我对你只有责任与义务。倘若我们在此过程建立了友谊,请你务必忘却它。你必须明白,你是你,我是我,我们之间只有责任与义务。如果有一天你真正理解了我这段话,恭喜你,你已经长大了,长成了爸爸心目中的样子了。]

      最近有读者留言:“提个小意见,写文章可以加小标题总述这类的。”我本是随心写作,因此并不太关注这些,我的原则亦是读者读完就完了,不期望有什么意义或效用。今天这篇文章计划写给我女儿的,因此我决定尝试下这位读者的建议。人的一生概括来讲,大约包括社交处世、娱乐休闲与工作学习三个方面。我同时也总结了三个方法论:“木桩理论”、“游戏原理”和“运动哲学”。女儿你是个小社恐,因此关于第一方面的篇幅会长一点。

      一、社交处世

      我文章里具名的3728君曾在群里说:“班长(他的主管)太聪明受欢迎,对优秀的班长生起了强烈的嗔恨心和嫉妒心,这个咋克服?烦心呀!”我笑着说:“找个无人地方,扇自己两个耳光。”今天他又在群里抱怨:公司里那些大妈经常对他说三道四,他快受不了了。我对他说:“(你)光棍一根,不服就干。为什么你这么在乎一份不开心的工作。只能说,你想作死,书白读了。”这位3728君应该在公司里太有存在感了,因而引来众人说三道四。亲爱的女儿,我曾建议你安安静静的,今天我进一步把这个“安安静静”归纳成一套理论,它便是“木桩理论”。

      在人来人往的人间,我们如一根木桩立在我们该立的位置。起初,人们会觉得木桩碍眼且阻路,时间长了,人们便会习以为常,木桩照样立在原地,人们眼里却没有了木桩,闭着眼也不会和木桩撞在一起。3728君曾这样评价我:“当然,你这样的人我很少嫉妒甚至不嫉妒,因为你经常自相矛盾自黑自轻,自己就把自己打倒了,通常我嫉妒的是站在高峰的人,而你,常常隐藏在深谷密林,混同于一般人,看不出有啥凡尔赛。”不得不说这番说辞很有些道理,我的确是这样想也是这样实践的。古人也有类似的理想,自己的行为能达到鸟兽不惊。《庄子》所谓的至德之世:“禽兽可系羁而游,鸟鹊之巢可攀援而窥”。这个至德之世有可能真实存在,《淮南子·说林》就说西方有个倮国,鸟兽全不避人,因为人的习性和鸟兽一样。据《庄子》记载:孔子曾听从太公任建议,辞别朋友,离开学生,跑到旷野里,穿的是粗布衣服,吃的是野果,走进兽群而野兽不惊,走进鸟群而鸟儿不飞。后人叹云:鸟兽都不嫌恶他,何况人呢?

      你很喜欢我们家那只鸟,你常去逗鸟看鸟,你也因此常被我们说三道四,你昨天也因此产生了些情绪。这是为什么呢?你爱鸟有错吗?爱鸟是没错,但我们觉得你的行为有点过了。这只鸟初来咋到,你给予它太多关注并不好。另一方面,我们担心你因此耽误了学习,影响了休息。我很少去逗这只鸟,昨天晚上我想把它“请”到鸟笼里去,便径直走近了它,很自然地靠近它并试着抚摸它。我当时的信念便是忘记自我情绪,忘记我与鸟的隔阂,鸟便感受不到什么恶意。我把自己想象成一根木桩,鸟便很自然的栖息在我的脚上。我无意宣扬这个神奇的事实,我这里仅引以为例而已。我曾对你说:“我们不去定义别人,别人便不会定义我们。”这样说来,木桩是绝不会去定义别人的,当然也不会在意别人的定义。我们与人交往不要试图去定义你们之间的关系,这是对你及他人情绪的一种保护,这是我的一点小经验。鲁迅曾说:“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大恶意来揣测中国人的。”这句话很符合当下的社会现实。

      记得有一次,弟弟放学路上主动为一老人引路,我们听闻后大骇。你妈妈差点急哭了,我还算稳住了。弟弟说他目睹老人问了很多人,没有人搭理他,他才自告奋勇的。弟弟做好事有错吗?没有错,我后来也肯定了弟弟的行为。我给弟弟提了个小建议,可以打电话要我们去给老人引路,或就近找警察帮忙。我曾在文章里展示过一个观点:我们不能滥用同情心。正如尼采所说,同情心有时候是极有害的。还有一次,弟弟发现他前面有个同学在午休时偷偷亲吻一个女同学。他回家把这个事情和我们说了,问我们该如何处理。我们不可能建议弟弟装着什么也没看见,但也不能因此闹出很大动静来。因此我建议弟弟找个借口要求和那位女生交换午休位置。那个女生在一脸懵逼的情况下答应了弟弟的要求,这件事便这样解决了。我以为弟弟需要重新认识这个社会,避免因同情心泛滥而伤及自己。然弟弟能主动寻求父母的指导,这一点非常可贵。

      无独有偶,你最近也遇到一件令我们揪心的事情。你因常打车上学结识了一位出租车司机,你还加了那司机微信希望他每天到楼下接你去上学,我以为这种事情应该告诉我们一声。我最近在网上看到好几则取消某某“中国好人”称号的消息,官方盖章签注的好人最终证明其实是个坏人。有人曾在群里说,有一天他们市的一位副市长在台上慷慨激昂地做廉政报告,纪委却在台下等着他。你真的一点防人之心都没有,这一点要多学学鲁迅。我昨天曾坚硬地对你说:“凭你目前的见识想去定义谁是好人谁是坏人,未免太天真了。”既然无法定义那我们就不去定义,任何人在我们的眼里都是一样的。所以开学那天我建议你:“遇到同学不要去定义你和他们之间的关系,你都要尽量积极地和他们打招呼。”我不知道你具体如何做的,如果你这次没做到,希望你今后能去积极实践。你要深刻领会“木桩理论”,极力做到你看所有人的目光和所有人看你的目光都是一样的。我提醒一下,“撕掉标签”便是践行“木桩理论”最有效的措施之一。

      人是社会性的,人是具道德律的。那“木桩理论”是不是舍弃道德的呢?答案是否定的,且事实恰恰与之相反。这里便以我为例吧,我是践行“木桩理论”的,我也自以为我是最道德的。两者究竟存在什么样的关系呢?我或许可以这么说,持最高的道德去践行“木桩理论”。亚里士多德认为,幸福不仅是合乎德性的活动,还要有理性的思辨或者逻辑的判断力。我借用亚里士多德的语言结构概括一下:我们的行为自由契合最高道德标准,我们无需再运用理性思辨或者逻辑判断。哲学最终要落到现实生活中,你用理论去指导你的实践,在实践中再理解理论,直至达到知行合一。呵呵,正如你常说的,虽不能至,心向往之。需要特别强调的是,这里的最高道德,是由我们的天然品质决定的。这与一个人的教育,家庭与天性均有莫大关系。下面我具体说下我的实践做法吧。

      春节期间,我带你们去舅公家拜年。我和那些表兄表姐有的有近20年没见过面了,我和他们见面时我很平静,恰恰如此,我给他们的印象是一见如故的。你应该可以感受到他们对我们一家的热忱,这种热忱简直有点令人窒息。在用餐时,舅公要我们一家坐上位,我并没有推辞,非常淡定地坐下了。当然我笑着说了句:“一切听舅舅的!”我反感那些繁文缛节,可能在有些人眼里这是不道德的,但我们所遵循的是自己内心的道德,并不以他人的道德为羁绊。我曾和你说过一个小插曲。临别时,有位表哥摸着弟弟的头对我说:“这是你们家唯一的嫡男孙。”我听到这样的语言后颇为震惊,然我并没有做更多的理性判断,我觉得这只是价值观差异。我淡淡地说:“男女一样呢。”我为什么没有和那些亲戚亲密来往呢?我自我辩解便是,我无法理解他们的价值观,既然没有共同语言,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比如你姑姑,有一次他说我拿了爷爷的钱,她举出了两个证人,其中一个就是你爷爷。无论我如何解释与否认,她还是一口咬定。另外一个表姐,我去她家拜年,她对我说:“听说你找你爸要钱,你爸没有,你要你爸打下欠条呀。”我当时勃然大怒,拂袖离开。此后我便不再与他们联络,因为来往只会徒增烦恼。事后我不得不专门约了我两位舅舅和你爷爷,询问了你爷爷且取到了你爷爷的明确否认,我也专门录了音频作为证据。我不是清高,也不是瞧不起谁,单纯是我不喜欢而已。我素以我行我素自居,这些问题便无法羁绊我,我就是一根“木桩”而已。

      春节期间,你伯父和我说起他工厂用地的事情,他说联系了我在国土局的同学。嫂子接话说:“你能不能打个电话给你同学呀。”我拒绝了,我说哥哥联系了也一样。我内心是抗拒这些行为的,今后你找工作只能靠自己了咯,顶多我的书出版了我给你一些,你或许可以拿去送人。我为了寻得些许自在,我亲戚、同学和朋友都甚少联络,我把自己与社会勾连解构到了最少程度。我曾说过:“我和人聊天一般不共情。”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便是,我不想与这个社会有过多的勾连,尤其是情绪上的。我只想安安静静过完这一生,用我仅有的这点力量对你们好一点,让我们这个家快乐多一点。在维持家庭和谐方面,我可是不遗余力的哟。今天我起床去洗漱,妈妈对我说:“我帮你装好稀饭了哟。”我笑着答道:“我有点想跪下了!”妈妈听后,哈哈大笑。昨天妈妈正准备拖地板,我刚好路过,她嘴一努:“来,你来拖地。”我听闻后便匍匐在地板上,做舔舐状。我笑着说:“我拖地不用拖把,用嘴就可以了。”你妈妈见状,哈哈大笑起来。我理解你妈妈的辛苦,我不想我们因为家务事,造成不必要的争吵。我偷偷地跟你说:“不得不承认,我们家除了你妈妈,我们都是甩手掌柜。”所以那天你和弟弟生妈妈的气,我批评了你们,希望你能理解哟。

      我如今真如木桩一般,我曾说我若举办宴会,想凑起三桌亦是困难的。这里我要做些安排,你可以记一下。今后若你谈恋爱,我提一个特别要求,和男朋友的所有开支严格实行AA制,包括但不限于互赠的礼物。你谈恋爱的费用我给你全额报销,不够咱就把房子卖了。若还不够那你就很可能谈不成恋爱咯,但我相信你是不会这么奢侈的。嘻嘻,听说你有不婚的念头,我想你妈会对此感到非常失望的,我之前也是强烈反对的。若双方准备建立正式恋爱关系,我还有一个条件,那便是我们家通用的相处原则,所有电子产品和社交软件均需坦诚向对方公开,毕竟坦诚是一切情感的基础嘛。若到了谈婚论嫁,我们不收任何礼金礼品,我担心被他人误以为卖女儿呢。若需宴请宾客,我们不专门发请帖,我很少参加他人的宴会,因而我们在朋友圈和微信里广告下就行了。这照例是不收任何礼金礼品的,外地来客提供免费住宿。我年老后,你专心过好你的生活,不必过分挂怀我。因为我们之间不是爱,顶多算有点友谊,我也建议你忘记它。倘若有一天我累了,想挖个坑把自己埋了,这时候你要记得来帮忙哟。我对你也只是尽自己的责任和义务,我同等要求你也尽点你的责任和义务。倘若你觉得我留下的文章有点价值,你有闲暇可以当做义务帮我整理下。

      有读者留言说:“音哥现在的随笔,更多的注入了哲学类的思想。”这位读者很细心,这大概是我的一点企图心吧。前几天你希望我谈下我的创作观,我笑着说:“我其实写了很多篇了。”这里我再概括下,我企图借助哲学思维去认知分析现实生活,进而获得更符合现实的认知世界的方法论。这也是我坚持从生活琐事里发掘具实用价值的方法论的原因。人们曾在康德的哲学笔记中发现一些莫名其妙的菜单和日常琐事的记录,我想大约也是这个原因吧。我以为哲学最终还是属于人及人的实践活动,脱离了人的实践活动,哲学便是无意义的,虚无的。

      有个报纸副刊编辑在群里约稿,说需要1200字左右的文章,有人笑着对我说:“我有点操心1200字你受不了。12000才行。”不得的承认,她是了解我的,不知不觉今天又写了这么长。

      2022年2月15日作家子音于广州

    【审核人:陈清龙】

      标题:与女儿谈如何过完这一生(一)【作家子音】

      本文链接:https://www.1818018.com/zheli/renshengganwu/10787.html

      赞一下

      网友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