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文学网""
用户
头条文学网
现有文章:22361篇  
首页小小说吧小品剧本
文章内容页

顶端优势

  • 作者:下寨龙池
  • 来源: 原创
  • 发表于2022-06-24 23:57:58
  • 被阅读0
  • (You complete me !)象我这么大的人,与父辈的交流几乎没有,心里话也不愿向母亲说。他们丝毫不考虑我的感受,逼我做我不感兴趣的事。因此,每每谈话,多半是话不投机,父亲就大吼大叫,母亲摆出一副受苦受难的长者风范不停的奚落我。比如昨天,父亲从他的修理铺回来,兴高采烈的问我:“你初中已经毕业了,想干什么?”我边吃边说:“我想开西点屋。”父亲马上脸色一变,大骂:“没出息的家伙,你就这么点理想?”说完一摔筷子,它便蹦了三尺高,骨碌碌的滚了老远,就象我的心一样,跳了三尺,离西点屋老远老远。母亲马上诉说起来:“儿呀,你要象我们一样吗?你爸斗大的字不识一个,我小学一年级都没有念完,你婆将我们分.....
    象我这么大的人,与父辈的交流几乎没有,心里话也不愿向母亲说。他们丝毫不考虑我的感受,逼我做我不感兴趣的事。因此,每每谈话,多半是话不投机,父亲就大吼大叫,母亲摆出一副受苦受难的长者风范不停的奚落我。

    比如昨天,父亲从他的修理铺回来,兴高采烈的问我:“你初中已经毕业了,想干什么?”我边吃边说:“我想开西点屋。”父亲马上脸色一变,大骂:“没出息的家伙,你就这么点理想?”说完一摔筷子,它便蹦了三尺高,骨碌碌的滚了老远,就象我的心一样,跳了三尺,离西点屋老远老远。母亲马上诉说起来:“儿呀,你要象我们一样吗?你爸斗大的字不识一个,我小学一年级都没有念完,你婆将我们分出来时,家里只有一口锅,连锅盖都没有,我眼睁睁的看着水在锅里就是烧不开,眼泪花滴答滴答的掉,你长短给我争口气呀。”

    又是这些苦难史,我都听了N遍了,她说完总会将鼻子一抹,眼睛红红的似刚哭过一般。我经常想,母亲说她小学一年级没有念完,可她对开旅馆的帐算的比谁都准。我家盖了三层,房间分三等,所有的价钱没有在墙上,全在她的肚子里。母亲能清楚的记得谁在哪个房间住了几天,该交多少钱,那是一点都不含糊。她还懂得,如果半夜有两个男女来住宿给他们要结婚证之类的证件,说:“这几天公安上查的紧。”以此来哄抬房价。总之,她对开旅馆很精明,与她没有念完小学一年级没有任何关系。

    “家伙,暑假过完去上高中!我左托人右托人求爷爷告奶奶的,花了两万,两万呀,你知道不知道,我要修多少自行车?补一个洞一块钱,两万辆呀!”我没有说话,想不通他们为什么对我开西点屋那么生气,为什么不赞扬我几句呢,我丝毫不觉得那是多么丢人的事。“我们这破县城,谁吃你的蛋糕?你看看街上有没有做蛋糕的?”父亲吼到。

    我装着很听话的样子,欣然接受上高中的事实。没事时拿几本书出来装模做样的看,以此来打发无聊的假期。

    我讨厌这种机械的生活,教师象机械,只追求升学率,据说考的越多拿的奖金越多。学生象机械,成了考试的机器,得分的母鸡,多下蛋才能被赞扬与赏识。我就在某年某月的八月十号,进了这所机械学校杠杆年级轮轴班:县里最好中学的重点班。

    为了不伤害我的那些同学,在此略去他们的姓名,代之以ABCDE,下面的讲述中,A就是我,E因为与伊相通,所以是位女生。

    枯燥的生活开始了,我坐在教室最后一排的最后一个座位上,靠墙角的。每次考试,我都是最后一个考场最后一个考号。为了活跃这枯死的气氛,我常常在课上起哄,自习逃走,不好好睡觉。这种行为有一次被一位政治老师骂道:“大家别理他,这种学生那样做是为了引起大家的注意,平时没有人注意他,你越不理他他就越伤心!”天,竟有这样的理论,难道我伤心会给你带来快乐吗。从那以后,在政治课上我什么也不干,不听课不睡觉不看书不想我的西点屋,眼睛盯着政治老师的头发,那东西由卷变直,由直变卷,从高马尾到低马尾进而到披肩发不停的变换着,心想:难道你就不是为了引起别人的注意吗?

    那天吃完午饭回到宿舍,我用床围将床包了个严实,和宿舍右排上下铺的BCD一起打扑克,我们钻在那个小小的空间里,飞扬着手中的扑克,小声的激动着。门悄悄的开了,“呼啦”一声,老班拉开了我的床围,我们暴露在他的怒目之下。我当时的第一反应是“呼啦”又拉回了床围,接着听见外面雷般的吼声:“一个一个给我出来!”

    乖乖的下来了,四个人。本以为他会让我们回各自的床位休息,很遗憾没有,他象赶鸭子一样将我们赶到办公室,一字儿排开,将扑克在我们四人的脖子后面个塞了一大堆,柔声说:“去门外站着。”我小声说:“老师,你这样对我们是不对的。”他立即脸红脖子粗,朝我的腹部就是一脚,我几个趔趄倒退了八尺后被一张办公椅扶了一下没有摔到,同时听到又粗又恨的一句:“混蛋!什么该不该,象你这样的学生和我谈该不该!”他真的恼了,他铁青着脸,他嘴唇不听话的抖动,他似乎丢了什么东西一样,哦,是面子。BCD自觉的排成一排,象一行鸭子一样挪着脚步出去了。然后他命令我们写检讨,将BCD脑子挨个挨个的修理了一遍。

    那次教育以后,B真的改过了不再和我们玩,成绩直线上升一度成了老班树立的典型。那小子脑瓜不笨,可从那以后,他有了后遗症。

    B拿着写好的检讨去办公室找老班,未果。当时空无一人,只有老班的手机孤独的躺着。B放下检讨后却换回了那玩意。老班丢了手机,气的急的象猴子一样在班会上大骂,扬言要报警。威胁说最好自己交出来。那时B告诉我,他看见老班气急败坏的样子很是开心,我说:“你偷人家的东西是不对的,还是还给老班吧!”B狠狠的瞪了我一眼:“你装什么好人,他没有把你踢疼吗?”从此后,我们不再是阶级兄弟了,他也没有和我说过话。在某年某月某日某个晚上,在老班的精心安排下,他得到了他心爱的手机。他说:“我相信每个孩子都好孩子,可能因为一时糊涂,也可能我做了对不起大家的事,我道歉。我希望你们不要在道德上丢失做人的准则。”他慈爱的看着大家,每个人都低下了头,教室里静悄悄的。只有他一个人的声音:“同学们,办公室现在没有一个人,大家一个一个的往我办公室去一趟,不要翻任何东西。我相信,知错就改是好学生。”B就在他单独进去后将手机放到了老班的抽屉里。

      

     

     

    偷手机那种报复的快感象一阵春风唤醒了B久违的某根神经,从此,他一月偷一次东西,不偷就觉得手心痒痒,心里难受,偷了后心里上获得某种满足,生理上获得了快乐。为此,学校没有少教育过他。办公室还是屡屡遭到偷袭,宿舍,教室时常丢东西。有一次保卫科看见他背了一个袋子,鼓鼓的,神色慌张,就叫住了他,他却拔腿就跑,眼看被追上了,就扔掉了袋子,保卫科的人员打开一看,全是袜子裤头手套之类的东西,让人哭笑不得。

    B竟学会了开锁。某天夜里他潜入办公室,成功的偷到一张存折。然后大模大样的去银行提款,就象是自己的一样。结果被录了下来,西窗事发。学校报了警,他就进了一回局子。回来后学校开除了他。那时离高考还有2个月,他的成绩已经上升到班里的第三。他父亲哭着跪着求班主任,求校长让他参加完高考,B自己也在他那有不少伤痕的右手上又扎了一刀子,比以前的任何一次都狠都深表示要悔过,终于没有起作用,他遗憾的离开了学校。

    不过,B居然参加了高考。另外一所高中听说B的成绩还可以就给他报了名,他也考上了重点大学,那所中学因为他而获得了高考红旗单位称号。可是,仅仅过了三个月,他就被开除了回来。不知老班后来有何感想。

     

    老班:

    我之所以称你为老班,是因为你成天老扳着脸从未对我笑过。

    尽管今天中午我悄悄的回宿舍打扑克,但还是不及你神出鬼没(找不到合适的词了)的脚步声轻。所以你拉开我的帘子的刹那,我处于恐惧和保护又拉回了我的帘子。我很想知道是谁给你通风报信的,谁给你留的门,尽管我不该拉回我的帘子。你别生气,生气是拿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我也不该说你那样对我们是不对的,BCD没有一个人敢说,可我敢,因为我懂得一些教师守则。你应该让我们在烈日炎炎下爆晒,在狂风暴雨中摇曳,在我们的脖子后面将全校的扑克都塞进来。你中午踢我的那一脚是对的,虽然我的肚子疼了老半天,可我没有赖你让你给我看病。因为你是对的,我们永远是错的。

    这是那天我写的检讨。由于老班手机丢失而没有及时看见。

    第二天,我与几个没有完成《基础训练》的同学被眼镜蛇叫到办公室。他是我们的数学老师,尽管他第一个教我,我还是不愿意叫他数学老师,因为他不配。他和我后来的数学老师比起来,我只记得他厚厚的又大又方又黑的眼镜。

    123 >> 审核编辑:沁芳闸 精华:沁芳闸,You complete me !,You complete me !.....师比起来,我只记得他厚厚的又大又方又黑的眼镜。 123 >> ...

    【审核人:站长】

      标题:顶端优势

      本文链接:https://www.1818018.com/xiaoshuo/shehui/22179.html

      赞一下

      网友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