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诗歌 > 散文诗 > 中国文苑:草莽
返回首页
  

草莽

时间:2012-06-20 08:43来源: 作者: 点击:1
  (一)

  马瘸子不是英雄
  他草莽一身,天涯无根
  当兰花花全都枯死那天,天降大雪
  马瘸子喝的大醉,死在雪地里
  那天大雪三尺三,雪飘满天
  马瘸子死的时候全镇子的人都来悼念
  “苍天无眼,苍天无眼”
  雪地里呼声震天
  马瘸子的魂灵不远,随雪飘走
  无牵无挂,那天,天降大雪
  马瘸子想起他娘
  那天天降大雪,雪飘满天
  
  (二)

  马瘸子天生残缺
  他娘生他在雪地里
  那天腊月初七,雪大的如鹅毛
  他爹死去刚好九个月零九天
  打出生起,马瘸子就晓得
  他娘就是他的命,他的一切
  
  从村东头到村西头
  马瘸子一个人,数着院外的所有石头
  青幽幽的石头吞下暖意
  每个冬天里马瘸子都心惊胆战
  冬天里百花不开,
  马瘸子小脸通红,谁又晓得
  他是一个草莽,漂泊一生
  
  歪脖子树上每片叶子落光
  马瘸子满怀欣喜地抱起木头
  点燃炉火,马瘸子嚎啕大哭
  火星印着他娘的脸,三十三年前那天
  那脸上泪痕凄凄,想的马瘸子心疼
  亡者已亡,未亡者心伤
  马瘸子俩眼泪溢,抖着手点燃旱烟
  抽着烟,云里雾里,马瘸子喝酒
  冻死在雪地里,他死的时候笑得欢畅
  
  (三)

  马瘸子生性孤僻
  所有村子里的丫仔都讨厌他
  跑的不快,跳得不高,数他最无用
  他在歪脖子树下,听他娘讲故事
  讲他爹,他爹是个英雄
  他娘讲:
  “你爹是个英雄,他走那天
  降大雪,你在雪地里生”
  那天是九个月零九天,他爹死后
  马瘸子出生,在雪地里,天生残缺
  “你爹在天有灵,会看着咱娘俩”
  马瘸子似懂非懂,只有一句
  他记得清楚,“你爹是个英雄”
  
  马瘸子死后,歪脖子树上生机全无
  叶子脱光,第二年春天没有再绿
  那一年所有的空地上都长满兰花花
  开得漫山遍野,一片一片
  乡里的人说
  “苍天有眼,苍天有眼
  人有福,天降恩情”
  马瘸子灵魂不远
  
  (四)

  那年马瘸子十七,那天,天降大雪
  明儿就是他十七岁头朝下
  他娘欢喜的给他做好花棉袄
  马瘸子活的高兴,他有力气
  可以养活老娘
  他要让老娘住大房子
  
  被风吹的眼迷沙,雪在风里翻滚
  像是一条银色的大虫,在冬风里撒欢
  
  马瘸子家的门被砸开了
  风在怒号,雪灌了一地
  老村长后跟着俩个兵
  “征兵,征兵
  “五岁以上男丁,统统入伍”
  马瘸子他娘吓得哆嗦
  老村长求情
  “兵爷,兵爷,讨个饶
  孩子身有残疾,难入军营
  上有老娘要养,可否放过?”
  风吹雪打,窗户纸乱飞
  当兵的抡起枪就砸
  老村长倒在地上呻吟,额头上血泪汨汨
  “再说一次,大帅有令
  当兵入伍,保家卫国
  扛枪吃粮,穿衣拿饷”
  马瘸子被征走,从此
  漂泊一生,天涯无根
  草莽,草莽,落地无声
  
  当兵的慈心大发
  “大帅慈悲,入伍当兵
  照顾家人,你有老娘
  给你几块大洋‘
  了无牵挂,好上战场”
  马瘸子离乡,天降大雪
  雪封了入山的路,马瘸子走后的第二天
  含泪拜别老娘,乘着风血离乡
  十七年前,也是风雪天
  马瘸子他爹告别他娘
  踏上战场,从此再无音讯
  九个月零九天,天降大雪,马瘸子出生
  十七年后,马瘸子离乡
  从此,天各一方
  老娘阿,老——娘
  
  (五)

  弥天的炮火打残了山腰
  斗大的石头落下
  一片又一片的人倒下
  像极了秋天的麦子,在流血
  染红了石子路,染红了月亮
  几声狼嚎,几句嘶喊
  马瘸子拼了命向前
  那冒着火星的阎王爷哟
  那是一条条命,一条条活生生的命哟
  
  一声炮响,马瘸子倒下
  额头上的血染红了青草
  那一朵朵绽开的兰花花啊,那一朵朵情
  马瘸子想起老娘,老娘哟
  我亲爱的老娘,家乡草木青长
  家里的麦子是否播下?
  老村长啊,我的老娘是否安康?
  
  (那一次,马瘸子到下了
  半边身子炸的血肉模糊
  醒来时,以是半月之后}
  
  山里的庄稼人救了他
  一碗碗稀粥,一张张饼
  生生的将他的命拉回来
  是一个姑娘,一个叫阿秀的
  美的像画里的一样
  马瘸子醒后第二天,他看见
  一个善良的好姑娘
  
  身上的伤一日接一日的好转
  马瘸子有了家的感觉
  他经常做梦,梦里啊秀是他的媳妇
  和他一起照顾老娘
  
  马瘸子走了,向来时一样突然
  阿秀对着山坳哭了整整一天一夜
  “阿秀,阿秀”
  走了半宿后,借着月亮
  马瘸子轻唤,声音在夜幕里哭诉
  马瘸子再也没有回来
  他有老娘要养,他是个瘸子
  草莽,草莽
  漂泊一生,天涯无根
  
  “阿秀,阿秀”
  “老娘,老娘”
  自此,马瘸子再没笑过
  他回乡了,一生里的俩个女人
  俩条河,都是他的苦难,注定
  他不是英雄,而是草莽
  
  (六)

  转辗一生,过了多少山,
  淌了多少河,见了多少摆渡的汉子
  路上草青了,兰花花一朵一朵的开
  
  他想起老娘,那开春后的豆子是否发芽
  老娘衣食可安青青禾苗哟
  一株株伸长,点着绿开放
  
  马瘸子怔住了,一片片尘埃
  那废墟里嚎哭的尸骸呐
  多少条命在这里流泪,骨灰下
  一片片青草长的浓绿
  那一条条活生生的命哟
  那一条条
  活生生,都化作了青草
  
  (村子毁了,草木疯长
  一片片尘埃下尸骸累累
  几枚弹壳散落
  谁又知道谁在哭泣)
  
  老娘,老娘
  村长,村长
  老娘哟,老——娘
  跪了,跪了
  马瘸子,家没了
  没了老娘,没了村子,没了寄托
  (村外的树木枯死
  一朵朵兰花花在树下枯死)
  
  自此,马瘸子走了
  没了家,只身漂泊,天涯无根
  村庄和尸骸在他的背影里死亡
  
  (七)

  荒野里的一个人和一群人
  在雪地里生命之火在燃烧
  马瘸子救了一个人,一个垂死之人
  注定,他是一个草莽
  
  大当家的死了
  二当家的领着全寨子的兄弟送行
  马瘸子就是二当家
  那一天,马瘸子喝酒
  梦里他想起老娘,秀秀
  以及多少年前雪地里救起的那个人
  甚至,那一片片雪地里长满兰花花
  那一刻整个寨子规规矩矩
  
  跪了,跪了
  祭!
  全寨子的人哭了,像狼一样
  马瘸子记得,多少年前
  他在老娘怀里嚎哭
  
  战乱平了,政府剿匪
  寨子里的人一片片死去
  “苍天无眼,苍天无眼”
  灰白的云在林子里串
  长歌当哭
  “散,散,散了吧,兄弟们”
  马瘸子挥手,像一片叶子
  在空气里摸来几缕尘埃
  几许悲伤流淌
  
  (八)

  还是大雪
  马瘸子死的那天
  他喝酒,一个人在雪地里燃烧
  整整一生,在他脑海里定格
  马瘸子抬头向着苍穹
  “老娘,秀秀”
  死的时候,马瘸子看着天
  天上的雪越下越大
  
  大雪,大雪,三尺三
  多少年前马瘸子生
  多少年后马瘸子死
  那雪就是马瘸子
  压死一地兰花花
  整个冬天就是他的宿命
  
  兰花花全都枯死
  那天,天降大雪
  马瘸子走了,带着满足
  他死那天,雪飘满天
  走了,无牵无挂
  
  马瘸子不是英雄
  不是,他是草莽
  漂泊一生,天涯无根
  腊月初七,雪大的如鹅毛
  盖住天和地,地上的兰花花
  马瘸子的尸体
  
  马瘸子喝的大醉而死
  遥远的天边传来一声叹息
  “草莽,草莽
  漂泊一生,天涯无根”
  草莽,草——莽!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敬告:文章来源于中国文苑 仅供个人学习和参考 版权归属作者所有 禁止商业用途转载!
相关文章导读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密码: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导航
浙ICP备140175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