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诗歌 > 散文诗 > 中国文苑:徐澄泉的散文诗(13章)
返回首页
  

徐澄泉的散文诗(13章)

时间:2011-03-04 21:15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 徐澄泉点击:1

《让兔子飞》

 

 

 

有兔爰爰,雉离于罗。

——《诗经·兔爰》

 

狡兔三窟。

月明星稀之夜,兔子一举攻占了鸡的老巢。

失去家园的敌人狼狈不堪。

总有几个敌营里的汉奸,俨然绅士一样踱着方步,装腔作势,悠闲自在,不知有汉,无论魏晋。

聪明的兔子,讨厌这些笨伯的举动。

兔子躲在暗堡里,观察鼠辈的阴谋。

几只阴险的松鼠、老鼠、土拔鼠,这些动物家族的败类,贼眉鼠眼,一遇风吹草动,就惊魂不定,上串下跳。

英勇的兔子,不屑这些胆小如人的家伙。

兔子跳到阳光下,扑打一只飞鸟的影子。

兔子的本意,是让鸟的魂魄附于兔体,让自己飞——

或像一只翱翔大漠的鹰隼,或如一粒洞穿铁壁的子弹,循着一道优美的轨迹,,避开那个守株待兔的人,出门,或者回家!

 

 

大年初一,伏灵寺烧香所见》

 

一条绝路向云端蜿蜒。

一缕阳光在心中灿烂。

大年初一的早晨,就是一年的早晨。

如河的车流,如潮的人流,把兔年新年的好光景,一波一浪卷向伏灵寺的深处。

车流下沉,人流上升。

如蚁的人群,怀揣一颗热锅蚂蚁的心情,像蚂蚁一样蠕动前行。西装革履,布衣草鞋,美女丑男,黄发垂髫,都有一个好表情。

我是一个例外者。

我在三界之外,静观几幅生动的场景:

——两座石狮据守山门,怒目而视众生。一个信徒磕头便拜,长跪不起。躲在身后的那个小孩,一脸惊秫,两眼迷茫。

——两个俗人,一个和尚,在吵架。高居莲台的观音,微笑不语,两指轻轻一弹,甘露,从净瓶掉下来,一滴,两滴。这是观音的眼泪吗?

——两个学生,一个乞丐,在讨钱。伸着的手,空空如也。信佛与行善,难道就是矛和盾?

——观音,弥勒,普贤,文殊,地藏,普度众生的菩萨和圣士,在普度众生觉悟的同时,也歆享着众生烟熏火燎的折磨。幸福还是痛苦?他们是否觉悟了自己?

——两只鸟,一只闪着金光,一只口吐妙音,在伏灵寺上空盘旋几圈,就乘着缥缈的云烟飘渺而去……

 

 

《之子于归》

 

维鹊有巢,维鸠居之。

之子于归,百两御之。

——《诗经·鹊巢》

 

迎亲的队伍,浩荡成河。我的爱人!

一百乘宝车,蜿蜒若龙。我爱的人!

水袖轻拂。莲步微挪。面若桃花。心花怒放。

我的爱人,我爱的人,挑选这些精美的词语,在她心中,搭建一座金碧辉煌的圣殿。

偌大的婚礼,唯我独缺。

爬上孤立的南山,我找到孤立南山的我。

峻峭的山冈上,一棵树与我对称。我在悬崖这边,树在悬崖那边。树与我,根连着根。

寒风袭来,悬崖边的树,落英缤纷。

我要拯救那棵濒临绝境的树,我的兄弟!

我以温暖的目光扫他一眼,——树梢上,一只喜鹊的爱巢,住进一只丑陋的斑鸠。我亲爱的兄弟,痛不欲生,颓废得摇摇欲坠。

我用一颗好心抓他一把,树,就站稳了自己的腰身,恢复了挺拔和坚韧。

我的兄弟,振振有辞,赋诗一首,报答我:

之子于归,适彼乐土!

乐土乐土,爰得我所!

 

 

《干 净》

 

中秋月圆,秋天开始宽广。

无孔不入的风,把干净的天空和大地打扫得更加干净。

高远的天,透明的云,一簇倔强的菊花,几声宛转的雁鸣,碎银一般闪亮。

夜深沉。是谁,秉着丹桂飘香的月光,打马过山冈,寻找露水晶莹的眼睛?

干净的目光随风而下。落叶深处,一座傍水而居的木屋,快要撑不住秋天的沉重了!她痛苦抑或幸福的呻吟,足以精简任何一位过客繁复的内心。相传,出门或回家的人,都要驻足于此,静对长亭,把自己打扫得干干净净。

秋天的本质殷实而朴素,厚重又简约。

过客啊!请你放慢速度,从容地活——比秋风迟一些更好,比落叶轻一点也行。

你要甘做秋天勤劳的长工,慢慢地做,把干净的日子举得更高——高过飞鸟和落叶的翅膀,高过嫦娥和吴刚的爱情,高过你和我轻盈的灵魂,直抵这些生命的前世和来生!

 

 

《对三条鱼的处置》

 

[题记] 一池水被污染,三条鱼命运如何?

 

让第一条鱼游回水中。沉下去,再沉下去。石头一样沉下去,废物一样沉下去。天上高飞的大雁,被它羡慕得像落叶,翩翩降落。满足它吧!让沉鱼和落雁,一上一下,回到美人怀抱,安乐死。

让第二条鱼飞上天空。首先学习彩虹的弧线,优美一回。赤橙黄绿青蓝紫,丰富一些。再学习雷电的锋利,以自己解剖自己,把不洁的肠胃和思想,全部换新。学习暴雨的力量,进入暴雨的中心,从上到下洗礼自己,让不胜的酒力,大醉一场。

把第三条鱼挂上树枝。按照一则寓言的指点,把它挂在路边最醒目的地方。不要沾染污浊的水渍,不要遭受空气的浸染,更不得让苍蝇和猫看见。就让鱼,在此耐心等待吧!等待那个好心人,把它请回家,健健康康地活。

 

 

《凤凰古城默想》

 

先是一只凤凰,从一栋古宅飞起,掠过我的脑海。

湘西十万大山,惊回首。

几栋吊脚楼,几十几百几千栋吊脚楼,宛如凤凰撒下的片片羽毛。

暖暖的羽毛里,住着甜甜的翠翠。翠翠倚栏凭窗,望穿沱江荡漾的秋水,望尽石板路深处的天涯,望熄远山月亮做成的灯盏,静静地,想她一个人的心事。老爷爷渡船去了,大黄狗据守家门。谁敢,侵扰翠翠和平的领地?

城里传出消息:随船下河的大老二老回来了,为官为文的熊希龄沈从文出去了。

消息传进城里:凤凰人的凤凰从山外飞回来了,看凤凰的人从天上飞过来了。

而后,一只乌篷船从虹桥那边漂过来,一只乌篷船从虹桥这边漂过去。豪放的男高音,婉约的女低音,激醒一江春水,醉卧一河鸥鹭。情歌悠悠,窜上天空,击碎一弯新月,驱散满天朝雾;情歌绵绵,沉入水底,游鱼一样欢畅,水草一般柔美。

“那帅哥,就是当年的大老二老吗?”

“那美女,还是从前的翠翠吗?”

——游客的疑问,打断我的默想。

 

 

《布谷催梦》

——母亲节致母亲

 

布谷叫,种子跳。我心也跳。

明天我就起早床。

我把今晚的一床碎梦,半轮明月,种到老家的房前和屋后。

我用露水施肥,我以竹枝锄草。我让麻雀捕捉害虫,使黄鼠狼追杀老鼠,请乌鸦守护庄稼,调动家乡的一切事物,为我酝酿一生的孝心和疼痛,尽心竭力!

我年迈的母亲啊,再也不用劳动了。

母亲,你就倚在门楣下,挺直你弯了一辈子的身子,自由自在地呼吸吧,晾晒你的心情和笑容!

母亲,你要使尽不多的目力,穿透房前幽竹,越过南山花丛,眺望远方吧!

母亲,你要把心腾空,一心一意等待,在千里之外的秋天,收获一轮大月亮!

 

 

《青萍之末》

 

立于青萍之上。

一只蝴蝶勇立潮头,静观远方风景。

——鱼翔浅底。蜻蜓点水。莺燕呢喃。鹰击长空。还有一对深陷泥潭的爱情中人的卿卿我我,都与蝴蝶无关。蝴蝶,只在心中,保留一缕芳香。

一只大象躲在蝴蝶身后。大象,被蝴蝶驯服成一只小兔、一只小鼠。蝴蝶不飞,大象不动。蝴蝶歌唱,大象聆听。蝴蝶所想,亦是大象所思。

一朵花,从蝴蝶眼前晃过来。蝴蝶轻轻一飘,稳稳落在花蕊中。

蝴蝶,回到了她的港湾。

大象猛醒。大呼一声:我来也!猛一跃,沉于青萍之下。

大象,何时才能回到你的森林!

《坐看蝴蝶飞》

 

三月十日天气新,岷江水边一闲人。

太阳浴身,翠鸟砸头,香花熏心,春风煽情。

一杯清茗,独自氤氲。

两只蝴蝶扑香而至。一白,一黑。一个是梁,一个是祝。翩跹的舞蹈,优美的旋律,余音袅袅。

三尺以远春意浓。一地菜花,比阳光金黄,比心情怒放。两只蝴蝶扑香而至,一只侍于花左,一只立于花右。夫妻双双,深入花的内核,体味甜蜜的花事。

一阵轻风拂过。两只幸福的蝴蝶,凭着好风的借力,直上青云。

一朵悠闲的云,静坐天边,对望品茗人。

是谁,目睹,并且赞美——

比翼飞翔的力与美!

 

 

《寻找春天》

 

步行3800步,去城郊,寻找春天。

沿着黄昏小路,我看见:三只狗,两只鸡,一只猫。他们亲密互爱,卿卿我我,旁如无我。几枝桃花正红,李花正白。菜花满山,黄金遍地。蜜蜂下班,不问花事。倦鸟归巢,不问俗世。农家别墅,炊烟四起。

歌声响起。从城里归来的一路男女,满载丰收和笑容,如风飘过。

香气袭来。从乡野归去的几对情侣,相拥鲜花和爱情,昂然走过。

半轮明月爬上山坡,一池春水荡起微澜。

我独自徘徊在乡间,找到一份心的宁静。

 

 

《沐浴灵魂》

——听意大利拉奎拉交响乐团演奏

 

一只鸟。一只口衔橄榄枝的鸟,从意大利古城拉奎拉一座教堂的屋顶起飞。

掠过高高的城堡,掠过地中海蓝色的波涛,捎带一片青藏高原洁白的雪花,这只鸟,稳稳地降落在乐山大佛的头顶。

一声唿哨,几片树叶,无数音符,在大佛剧院里幻化,跳跃,燃烧。

琴弓在跳跃,月光在燃烧!

激情在跳跃,火光在燃烧!

罗希尼,威尔第,约翰·斯特劳斯,柴科夫斯基。这些手持火炬的神,从月亮的宫殿走下来,从高贵的乐池走出来,与观众席上的平民握手联欢。

《塞维利亚的理发师》,《茶花女》,《蓝色多瑙河》,《花之圆舞曲》。一顿丰盛的圣餐,让饥渴已久的信徒朵颐大快。

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长笛,浩浩荡荡的队伍,被谁役使!

视觉,听觉,味觉,触觉,丰富多彩的表情,由谁驱动!

大雨磅礴!

江河奔涌!

我是其中一滴。

我融入其中,用心,亲历,静观。

我诵了一遍经文,转了几圈佛塔,磕了无数长头,完成了一次圣洁的旅行。我的灵魂,自上而下,从外到内,被激烈的雨水,淋得通透。

我看见:几片羽毛,仿佛天使激动的泪滴,从天空飘下来。一片红,温暖;一片白,圣洁;一片黄,高贵。剩下的,就是月亮的碎银,皎洁,而且响亮!

 

 

《东拉山大峡谷:一些燃烧的事物》

 

东拉山大峡谷的早晨,漫山遍野的红叶,霍霍燃烧起来。

白如水花的云雾,红如火焰的朝霞,把远山和近水裹得严严实实。

如果不是一簇一簇的阳光从严密的封锁中突围,加入燃烧,我根本就会怀疑——这个著名的峡谷就是一片无名的雪原;这些燃烧的事物就是一群肥硕的绵羊。

8点,一群被阳光湿透的绵羊准时出发。

羊们,有的来自天空的驱赶,有的来自牧人的羊鞭,不约而同穿上火红的外衣,在一条小溪旁,聆听自然的歌唱。

羊的早餐简单而丰富:啃着闪光的石头,和石头斑斓的内心,那些闪光的金子。

 

 

《青衣源:当一条河流走到尽头》

 

一个缥缈的声音从远方传来。

风和水?

我循着这方风水走向东拉山大峡谷深处。

把一条河流倒着走。

我从乐山出发,经洪雅过雅安,穿芦山越宝兴,在一个叫做蜀西营的地方跪下去,三叩九拜。山神啊,水神啊,我欲一睹尊容!

一匹如练的丝绸飘然而至,宛如一坡飘舞的经幡,在巴朗山与夹金山之间猎猎作响。

一个叫青衣江的女子款款而出。

我学老子的口吻,叫她一声:“亲爱的若水!”还她一身清白和上善的名声。

我从4930的绝好高度站起来,转身眺望——

圣人孔子正在一条江的远方和未来载沉载浮,口中念念有词:“逝者如斯夫!”

 

【通联方式】

作者:徐澄泉   地址:四川犍为县委宣传部   邮编:614400

电话:0833-4235866  13981336766  

【责任编辑:雨蝶】

顶一下
(2)
66.7%
踩一下
(1)
33.3%
敬告:文章来源于中国文苑 仅供个人学习和参考 版权归属作者所有 禁止商业用途转载!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密码: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浙ICP备140175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