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诗歌 > 散文 > 散文精选 > 中国文苑:油桐林里飘忽的花朵
返回首页
  

油桐林里飘忽的花朵

时间:2015-10-25 08:17来源: 作者: 春江青苇点击:1

 

我家前有一片油桐林,闲绰旖旎,美得像刚染过的绿绸,如一支清醇的乡曲流淌在心边,游扬于市井。

初夏的黎明,我正半睡半醒,忽油桐林来了小鸟啭唤,侧耳凝神细听,一串串娇啼如鸣玉娓娓飘拂,真真切切地搔人。我兴匆匆地起身倚窗向林中寻看但见两只黄雀在枝间蹦蹦跳跳地唱和。

只黄雀体长不过五公分,翎羽上的嫩黄被风吹着似要滴落下来炯亮的眼睛好似微小黑珍珠,米粒一般的喙仿佛是用红宝石雕琢而成,光泽油润,含嚼情韵。它们虽天然的生命,却精致得像艺术品,犹如大师用高档的毛绒材料制成透着仙灵,为油桐林带来一片妙曼的意蕴。如神打开天窗送来一袭清新引导灵魂走进,静静地背诵着

唐代韩愈《双鸟诗》中有佳句:“一鸟落城市,一鸟集岩幽……两鸟忽相逢,日鸣不休。”

宋代的陆游在《东园》中唱道:“瓦鼓息我倦鸟鸣。”

这些诗语不啻就是我眼前情景写照,受诗意的濡染,我格外用心地观赏着油桐林里的每一只黄雀,它们的翅膀上还涂着夜间的月色,额头又染上了一薄薄的熹微,轻盈透亮地映照着人的灵魂两只黄雀相距不过三寸,一个歌声似青叶袅袅的气息另一软语如从梦里溢了出来,仿佛伸手可掬。好像甜味的晨风,一丝一缕地漂洗着隔世的俗念,悠雅的叶片上打井。

轻吟不绝黄雀,时而在枝间和鸣时而对望,时而比翼飞旋和睦柔蜜情意缠绵,实景演出,突破了现实东方的霞光轻轻跃动起来,薄薄的微红掠过顶,舒舒缓缓地滑进了油桐林,在黄雀的背上反射遐想一般的光彩穿越人的肺腑,向着四周渐渐弥漫,亲亲地捧一朵玫瑰似的旭日图卷迅急铺排勾,皴,擦,点,染,解开心语万重,黄雀靡丽,油桐林也靡丽

我的激动不能抑制,满怀兴致地穿戴整齐,多情地步入油桐林,近距离仰视着两只黄雀它们的咏唱一遍一遍地拓展着媚惑的清晨。我不经意地一声轻咳,黄雀的歌声嘎然止息一对惊悸的影子掠着枝枝叶叶惶恐地闪去瞬时变得无影踪。油桐林空聊,也空聊,云霞低矮下来,顿时八面沉寂,朝阳孤独。我怆然陷入了深深的惋惜发自内心地自责起来不该冒昧地打扰黄雀切肤地感觉到美需要人自觉地惜爱和真诚呵护,谁也不要把自己当做雅士,以防风景被折成断句。不懂向美致敬,就与无缘。

怏怏然,我巡视着林间,看到一处高高的树杈棕色的鸟窝形状如同一只网球,无疑就是黄雀温馨。我歉愧的心似乎有所沉定意识到黄雀已成为我们的邻里。希望它们能和顺地度过猜忌,从退避中释怀地归来天大地大,抛家别舍谁都会忧伤凡是黄雀筑巢的场所,都是平安吉祥之地但愿黄雀能在此处长久繁衍生息

我回到家心里万般失落,想着油桐林里的黄雀,久久回味它们天使般的音容,嘤嘤之声优柔地萦绕在耳畔。独望清晨,黄雀已去,我收起了心中诗书,虽然屋外依旧绿树扶摇,情怀却荒废成了空壳。虚妄中生出一层深过一层的思忖,将风雅的唐突演化成一条清规今后绝再打扰油桐林里的精灵只透过窗口领略眷眷的幽情

后,我捧起一杯清茶,继续门边关注着油桐林,忽见两道细蛰入绿荫顷刻又黄雀银铃的歌徐徐地撩动着,抑扬顿挫撞击心灵,饱含温情我感受着欣慰,确认在我与黄雀之间并未留下隔隙情绪因此而敞朗很多深谢天地的宽容大度但内疚无法抹去,方知世间最难偿还的是情感债。此刻,油桐林光华妖娆,青摇曳一派明瑞

转眼已过去一天,到窗前星辉月色一粒粒地撒进了油桐,黄雀的轻吟从巢中轻轻软软地溢出来,飘向天鹅绒一般绵柔的天幕渗发着油桐饱满的清香。我的感触不知长宽,情到深处无法理喻鸟鸣持续良久,渐渐平静下来,仿佛清宵落下了幽帘

两个月后的又一个早晨,油桐林中黄雀的啼鸣兀自稠密起来内中融和着稚嫩的清音,如细露洇染桐叶和桐果。我由窗口察看林中,树荫多出了几只小黄雀,好像鲜亮的花朵飘忽往日的对唱已编排成表演唱并在向合唱转调。我想细数黄雀增添了几只,绿叶纷纷纭纭难以如愿眼前一片轻盈。群鸟噪林甜甜蜜蜜的旋律直指人心,不能定格,诗意的世界,诗意地存在。

长绳系日油桐林里的黄雀用轻歌曼舞熏染着我我用一瓣心香陪伴着黄雀,彼此不问天上人间。一佛出世,千佛护持。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敬告:文章来源于中国文苑 仅供个人学习和参考 版权归属作者所有 禁止商业用途转载!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密码: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浙ICP备140175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