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诗歌 > 日记 > 中国文苑:有奶的也许是一头狼
返回首页
  

有奶的也许是一头狼

时间:2011-10-20 18:58来源:中国文苑 作者: 高山流水点击:1

  据说,“有奶便是娘!”是宋朝文学大家欧阳修指责冯道的一句话。欧阳修说冯道“曾事四姓,相六帝,没节气。”那么这个冯道到底是何许人呢?众所周知,在唐末五代动乱的八十多年当中,皇帝换来换去,并且全都是边疆民族(史上称胡人)。而冯道呢?
  
  不论哪个朝代,也不论谁当皇帝,他都殷勤地去辅政。于是,他俨然成了一个“不倒翁”。管仲对于忠臣是这样定义的:“能上尽言于主,下致力于民,而足以修义从令者,忠臣也。”然而,冯道这种“谁有奶水用来喂养,就认谁做娘”的品行是与忠臣不搭嘎的。他贪利忘义,谁给好处就投靠谁,诚然是一个势利小人罢了。在这篇文章里,我不想对冯道之流作其他任何的评价,因为类似冯道这样的人在我们现实社会里不胜枚举。我只想谈论另外一个话题:有奶的也许是一头狼。在我国的春秋战国时期,随着社会结构的分化和社会动荡的加剧,列国君主和贵族豪门出于自己的政治目的,纷纷以优厚的待遇招徕天下才识之士,客卿养士之风开始盛行。在这样的背景下,食客的队伍迅速扩大,其身份和地位也发生了显著的变化。
  
  一些具有强烈的政治野心的贵族官僚试图在急剧变革的社会结构中谋取新的位置,而另一些没落贵族则急于在动荡的政治格局中保住自己岌岌可危的地位,这都需要一批见识高明的家臣为自己出谋划策。这样,食客的作用已不仅是像过去那样简单地管理家政,而是要用自己的才干辅佐主人实现政治图谋。食客的政治地位由此得到了提高。政治地位的提高必然带来经济待遇的提升。于是,食客这一特殊的职业也逐渐得到一些才识之士的青睐。在养士之风最盛的战国时代,食客中既有侠客、赌徒、奸人、罪犯、盗贼之类,也不乏识见高明的人,诸如毛遂、冯谖之辈,这些人的才干诚然已不在那些风光无限的策士之下。
  
  主子提供给食客优厚的经济待遇与不错的政治地位并非是无偿的,而是期待食客有朝一日能够为自己奔走效劳,甚至赴汤蹈火、肝脑涂地。田光是太子丹的门客,“收人钱财,就要替人消灾”。当田光得知太子丹因找不到合适的刺客人选而苦恼时,他就自告奋勇的去劝说荆轲。
  
  田光一见到荆轲,就向他阐述了太子丹的计划,并表示“主角”非荆轲莫属。荆轲听完后,面无表情地只说了一句:“谨候教!”这是一句摸棱两可的话,不知荆轲是同意见太子丹呢,还是同意去刺杀秦王?田光似乎看出了荆轲的心思,突然拔剑自刎。临死时,田光告诉荆轲,他必须死,是因为他已经泄露了太子丹的绝密计划。田光的死,实在是很突兀,听他的遗言,似乎是恨自己不能替太子丹保守秘密。其实不然,这只是他的借口而已。有史书说,田光自杀,其实是为了激荆轲。我来求你办事,你不给我面子,那我死,你是个士人,懂礼,应该晓得死人的面子,必须给这个道理吧。田光作为荆轲的好友,深知荆轲作为士人的性格特点,如果死磨硬缠,荆轲是不大可能会答应的,只有以死激他,把他逼上绝路,才有可能成功。果然,见田光死在自己面前,荆轲无法拒绝,只有去拜访太子丹。后来,才有了“荆轲刺秦王”这个历史故事。诚然,太子丹是给足了田光“奶水“的,否则田光岂能做到为了太子丹而视死如归,肝脑涂地呢?我认为太子丹供给田光的“奶水”就犹如一剂慢性毒药,不但要了田光自己的老命,而且还把好友荆轲逼上了绝路。“不怕官员有原则,就怕官员没爱好。”这句话出自厦门走私主犯赖昌星之口。
  
  赖昌星用金钱和美色不知拉扰腐蚀了多少官员与干部,但是厦门海关原副关长接培勇曾经让他大伤脑筋。给钱,接培勇不要;送女人,他好像兴趣也不太大;转个弯儿送他儿子出国让他弟弟到香港定居,接也拒绝了。屡试不爽的办法都不灵了,这可怎么办呢?
  
  终于,赖昌星了解到接培勇爱好书法!办法有了:把全国著名的书法家请到红楼与接培勇会面,花重金买来九位国内知名画家联合创作的《牡丹图》送给接培勇,请接培勇为远华牌香烟题写烟名……“功夫不负有心人”,接培勇最终成了赖昌星的“知己”,心甘情愿地为赖昌星奔走效劳了。诚然,哪一个人没有一些自己个人“爱好”呢?“好财”,几乎是所有人的共同爱好。“危可使安,死可使活,贵可使贱,生可使杀。”“有钱能使鬼推磨。”面对威力如此巨大的钱财,谁都不会跟钱财有冤仇。
  
  常言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绝大多数的贪官就是栽在这个“爱好”上。“好色”,几乎是所有男人的嗜好。“食色,性也。”即便铁骨铮铮的陈毅元帅也不得不承认“谁不爱粉黛,爱河饮尽犹饥渴”。有的人说得更直接:“领导也是人嘛!”在赖昌星的“红楼”里,美色就是最具威力的“炮弹”。
  
  ……
  
  金钱、美色、古董、名画等都是“奶水”,并且都是优质上等的“奶水”。享用着这些优质“奶水”着实令人惬意、销魂、沉醉、痴迷。许多的贪官污吏正是在这种心满意足的惬意中,醉生梦死的销魂中,天昏地暗的沉醉中,痴心不改的痴迷中饮鸩止渴,欲罢不能休地慢慢堕落、沉沦、毁灭的。
  
  有人说:“有奶的便是娘。”我想说:“有奶的也许是一头狼。”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敬告:文章来源于中国文苑 仅供个人学习和参考 版权归属作者所有 禁止商业用途转载!
相关文章导读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密码: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浙ICP备14017504号